Category Archives: 全人教育

「業力是什麼?這是宗教語言?」

如何解除業力對你的影響

「業力是什麼?這是宗教語言?」

 

我們需要害怕嗎?

「如何不被業力影響?」

「業力有沒有科學解釋?」

「選擇不相信,就沒有被影響嗎?」

不論你是否有宗教信仰,你可以從一部電影,理性地去理解,

「什麼是業力?」

藍米克全人教育課程,除了上中階課前,必修電影「雲圖」外,船長很少推薦靈性電影給各位,更不用說是「驚悚」片了!

但自從帶領學員藉「法界排列」陪伴每個人用極為正念的方式,去看待害怕與恐懼,誠實面對自己的過去,以及不堪的回憶時,

「勇敢面對」、「當下懺悔」、「停止刁剛強,以維護自尊」

是唯一消除那些生命陰影的最佳方式!

那些陰影,無法因選擇遺忘,而就真的對你沒有影響。

我們用海寧格家族排列或法界排列,就看的很清楚:

「你愈不願面對,這陰影藏得愈深,影響愈大,且如鬼魅般不自覺。」

每一場排列後,學員都會至心看見、至心懺悔,立刻在排列場上,看見如何脫離這些陰影。

「鬼魅?」這話一出,業力是什麼?

不就有了明確的科學答案了嗎?

那就是—「被你刻意遺忘在言行上的不堪與瘋狂」,而形成不自覺的「生命陰影」!這不就是「業力」了嗎!

2006年,看似恐怖鬼片由李心潔主演的「鬼域」,

看完後才發現根本不是鬼片,

而是在講述「業力」是:那些你因尊嚴或安全感,刻意選擇遺忘曾經驗的「不堪」與「瘋狂」。

它們沒有消失!它們只是被你壓到了—你意識的另一個空間—那就是「鬼域」!

「鬼域」其實是「靈性電影」!

其實是「心理學及哲學電影」!

其境界之高,被歸為驚悚片或鬼片實在「太不公平了」!

這部片在告訴你:每個讓你受苦的「業力」,原來都是那些你曾經「刻意遺忘的不堪和瘋狂」。

受害者不只是業力的受害者,而是可以再深究、解離事件背後的起心動念。

難怪佛語曰:「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

如果人類不能檢討或反思,為什麼這個「新冠疫情」的業力,

是我們「曾經刻意遺忘自己對大自然瘋狂了什麼,不堪了什麼」。

然後只是很自信地說「來,全世界看好了,台灣只示範一次,如何未來兩週內讓疫情從三級降至一級…」,

這到底是鼓勵的話?還是自大的話?

 

我想從「業力」的這個角度很清楚:

「不能檢討懺悔,無法停止業力的影響!剛強自大的加油打氣,不會消除鬼域!」

 

一個身心靈工作者的莊嚴相

一個身心靈教育者的莊嚴相

一個身心靈教育者的「莊嚴相」

(一) 以「教育」為核心,落地傳法,不空飄

我們是一個以「教育」為核心的團體,
雖然有感應能力,
但我們是配搭學識、涵養跟技能,形成的「行願團體」,
這讓我們在行願時,會很有力量。

船長跟其他的老師最不一樣的地方是,
很少有心靈老師是這麼落地的,
雖然船長本身是一個通靈者,
但是卻可以花所有的精神在學識、哲學與藝術上,
透過文字、語言的工具來傳法,
這些學識、工具,就讓我們很有底氣。

所以,船長對弟子的訓練,
著重在文字能力、影音能力、媒體跟企劃能力。
譬如,為什麼船長講話的樣子就像是一個大學教授?
因為這種說話態度,蘊含著一種深厚的學術態度,
所以船長在訓練弟子的時候,
縱使弟子有很好的靈性天賦,即便他天生就是可以接訊息的人,
但是船長還是要弟子好好跟著學習,訓練文字、語言的能力,
不高來高去、講空飄的話。

(二) 創造學術氛圍,以法莊嚴,化現奇蹟

如果沒有這些學識涵養,
大家遇到事情,很容易就會在那邊探討誰對誰錯。
因此,船長帶著工具,以校長的身分,
用豐富的學識涵養及教學經驗,制定「學習計畫」,
有目標、有內容、有層次,
當這個「聲明」出來時,
大家自然就停止在那邊思考誰對、誰不對、誰好、誰不好,
不需要用情緒喊話、討論對錯、浪費時間,
就跟在學校一樣,不論你喜不喜歡,重點是要考得進來才行。

所以,首先,我們要像個學校,
學校裡要有法、有書籍、有工具,
你學得好或不好、講話裡面有沒有法、讀書會有沒有參加、有沒有分享,
船長一看就知道了,不需要誰喜歡誰、不喜歡誰,
因此,當學校的「學術氛圍」一出來的時候,
就不會在那邊論是非、搞對錯,這就是教育。

船長能夠不去搞對錯、不搞通靈、不搞趨吉避凶,
是需要有法、有工具才有辦法的,
船長很有實力教你們,
你們也要很有實力的拿起來,
當護法們很有實力的,把我們的格調、把我們的「莊嚴相」,
透過網站、文字傳遞出去,
人家就會當你是一個高級的學校,尊重你而來學習。

所以船長對身邊的護法,
要求是很嚴格的、是通過魔鬼訓練的,
是這些底蘊,支撐船長成為很有尊嚴的心靈老師,
這是很少有的,不是那種哪裡有錢、往哪裡去,哪裡有人、往哪裡跑,
被別人掐著脖子、討好這個世界的人。

船長做的是「莊嚴自己」、「莊嚴法身」、「莊嚴上師」的事情,
而我做這些事情,奇蹟就一直化現。

(三) 行法辦學,莊嚴法臺

船長可以真正的去辦一個學校,
不用靠學費養活自己,不需要去取悅市場喜好,
做一位衣食無缺、不卑不亢的傳法者,
這是天大的恩典!
這就是整個宇宙給船長的奇蹟,讓我可以好好的行法。

所以,
當我們看見一位國小畢業的同學,是這樣子認真的學法,
而那些念到大學、或是公司高管、或自認為高級知識份子的,
竟然是這樣在糟蹋這個園地時,
船長第一個開始懺悔,
把自己重新看待一次,然後重新把這個團體看待一次,
大懺悔完就立刻行動,去界定這個團體的三件事。

這跟錢、學生多寡都沒關係,
船長創立學校本來就不是以營利為目的,
因為它沒有被群眾支持,卻仍然有辦法好好的存在,
這就是一個天大的奇蹟,既然是一個天大的奇蹟,
船長就要去莊嚴這一個「法臺」。

一個所謂的「無上之法」,就是一個高級研究所的課,
若學生學法的態度不對,像菜市場聚會一樣,
這樣的狀態與法的浩瀚,是不匹配的,
如果今天是帶領者,帶成是這個樣子的話,那便是傳法者的不匹配,
因此,入學是要有資格的。